记者逆袭成国内首富:水王碾压马云马化腾


网易财经 陈俊宏 郑皓元

9月8日,农夫山泉(9633.HK)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开盘高开85.12%,报39.8港元/每股。农夫山泉上市后总股本约为118.9亿股,按最高价算,农夫山泉市值为4453亿港元。

65岁的农夫山泉创始人兼董事长“水王”钟睒睒作为最大股东,持股84.4%,市值超过3144.47亿元,加上其在A股万泰生物74.23%股权,其个人总持股市值约为574亿美元,一度超越马化腾与马云,成为中国首富。马化腾、马云身价分别为568亿美元、513亿美元。 随后,由于农夫山泉股价回落,加上万泰生物股价下跌,钟睒睒身价回落至马云之下最终为524亿美元,仍跻身中国三大首富之一。至此,这个出生书香门第、干过泥水匠、当过记者的前娃哈哈代理商,完成了他的人生逆袭。

饮用水主业独大

农夫山泉的IPO申请文件展现了其近年的经营状况: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以及240.21亿元,2018年和2019年均保持了17%以上的增速。利润方面,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以及20.6%。

从产品上来看,“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是其主要营收来源,这项业务每年为农夫山泉贡献了五成以上的营收,并且营收比例仍在提升。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17.8亿元与143.4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57.9%、57.5%与59.7%。

在毛利率方面,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毛利率分别为60.5%、56.5%与60.2%。这意味着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水仅毛利就达到86.36亿元。

虽然饮用水在钟睒睒的所有产业中占到了最重要的地位。但农夫山泉从2000年起、2009年、2013年,便多次因水源和水质问题站到舆论争议的风口浪尖。水源污染导致的水质问题,以及水源地增长瓶颈,成为农夫山泉间歇性的阵痛。

此外,虽然在“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外,农夫山泉公司还在茶饮料产品、功能饮料产品和果汁饮料产品这三大领域拥有“东方树叶”、“茶兀”、“尖叫”、“农夫果园”、“17.5˚”等产品,但其营收体量远远低于包装饮用水业务,如茶饮料产品和功能饮料产品年营收规模在30亿元左右,果汁饮料产品营收规模仅有20多亿元。

一瓶水成本最高的是瓶子?

一瓶农夫山泉瓶装水,瓶子的包装却比水贵。换言之,买一瓶“农夫山泉”,最值钱的是喝完就要丢掉的空瓶。

招股书中显示,“2019年糖、果汁和水等的成本只占到总营收的4.7%。”介绍原材料成本明细时,招股书也没有提及“水”,而是“糖和果汁”等字样,可见水的成本极低。

而PET塑料用于生产瓶身,占到销售成本的31.6%,成为了农夫山泉材料成本支出大头,除了PET塑料,纸箱、标签及收缩膜等在内的包装材料占到了销售成本的31.5%,而所有包装材料总计占据销售成本的63.1%。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29日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提交的IPO申请文件显示,其此次IPO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持续品牌建设、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的机会。

但在2019年农夫山泉向股东派息95.98亿元。按照当前汇率,农夫山泉10亿美元的IPO拟募资金额,还没有去年的分红金额高。而作为大股东,农夫山泉的创始人钟睒睒按照占股比例,在95.98亿派息中应分得超过83亿元。

据招股书披露,农夫山泉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共给原有股东派息约103亿元,其中2017年派息3.67亿元,2018年派息3.67亿元,2019年派息95.98亿元。2019年的95.98亿派息是2017年、2018年的26倍多,比公司的募资额还要多,同时接近2019年净利润的2倍。

公告显示,截至招股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钟睒睒持有公司87.4472%的权益,按照上市前三年103.34亿元的派息,2017、2018、2019年三年,钟睒睒及其拥有的权益公司获得的派息金额将达到90.37亿元。而未分配的75亿元中,钟睒睒占到的权益也将达到超过65亿元。

娃哈哈代理商的逆袭

成为中国“新首富”之前的钟睒睒创业之路也饱经坎坷。

1954年生的钟睒睒,家族原本是已定居在杭州的一个书香门第。但上到小学五年级时,钟睒睒被迫辍学。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1977年,钟睒睒辗转于嘉兴、绍兴等地,学做泥水匠和木匠,其家庭在诸暨除了逢年过节,“几乎不上别人家做客”。

1977年高考恢复,钟睒睒突然宣布要与妹妹一起参加高考,并坚持考了两年,但每次都与分数线差了20几分。

钟睒睒人生的第一次转折点,是随着家中长辈进入浙江广电系统工作,先是在浙江省文联管理基建,后来去了《江南》杂志社与《浙江日报》社。钟睒睒在《浙江日报》待了五年。记者生涯不仅开拓了眼界,也给钟睒睒积累了很多资源,甚至后来的创业伙伴,也是在早年的采访中所认识。

1988年初,就在这一年,钟睒睒从《浙江日报》辞职,奔向海南,开始了自己作为商人的历程。最开始,钟睒睒做过一些种蘑菇之类的创业项目,都没有成功。1991年前后,钟睒睒借着在浙江做记者结识的人脉,成为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就此开始了掘金之路。

由于海南是新开发的经济特区,娃哈哈对代理方面有优惠价格;另一方面,娃哈哈口服液当时在广东热销。于是,钟睒睒把在海南低价拿到的娃哈哈口服液,拉到既不属于海南、又不属于广西的广东省湛江市高价销售。这个事情被宗庆后发现后,两人闹得很不愉快,钟睒睒也因此失去了娃哈哈的代理资格。

尽管失去代理资格,但通过之前代理娃哈哈,钟睒睒已经掘到了第一桶金。有了原始积累,他选择了另一个赛道——保健品。

1993年10月,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养生堂)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推出的“养生堂龟鳖丸”,“以天然龟鳖为原料,根据中医传统理论配伍。用现代超低温冷冻结技术,在零下196摄氏度下使全龟全鳖脆化成微粉”。“养生堂龟鳖丸”产品一经推出,市场反应良好,使海南养生堂在上世纪90年代崛起的众多保健品品牌中占得一席之地。

而通过卖保健品完成的资本积累,钟睒睒转头杀回饮料市场,与娃哈哈展开激烈的市场争夺。1996年9月,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于杭州成立。这就是农夫山泉的前身。

20年的成长路

钟睒睒的“水产品”刚一面市,农夫山泉就提出一个概念:“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论”,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成为全行业公敌,毅然推出“农夫山泉天然矿物水”,一家对抗当时69家“纯净水”。凭着特立独行的理论和全渠道的营销轰炸,农夫山泉迅速打开了市场。但也遭到娃哈哈等对手的反击。

2000年,娃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