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任正非座谈,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华为是民族骄傲


来源:科技促进发展局

9月17日下午,华为技术有限公司CEO任正非一行来访中国科学院,与中科院的专家学者们举行了座谈交流会,就基础研究及关键技术发展进行了探讨交流。随后,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与任正非一行举行了工作会谈。座谈交流会和工作会谈由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相里斌主持。

在工作会谈中,任正非简要介绍了华为公司近年来取得的进展及未来的发展战略。他表示,中科院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学科整体水平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基础研究和综合交叉优势明显,为国家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建议科学家们继续保持对科研的好奇心,国家进一步加大对数理化和化学材料等基础研究的投入,推动产出更多重大科研成果;华为非常重视与中科院的合作,希望双方在现有合作基础上,针对新时期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发展的新格局,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加强各个层面的科技交流,向基础性科学技术前沿领域拓展,共同把握创新机遇,推动科学家思想智慧和研究成果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共同为创造人类美好未来做出更大贡献。

白春礼对任正非一行来访表示欢迎。他表示,中科院与华为公司有着广泛深厚的合作基础,已经开展了多层次、宽领域的务实合作,并产出了有显示度的成果。他表示,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中科院正在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三个面向”“四个率先”要求,深入实施“率先行动”计划;目前已完成“率先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的总结评估,正在紧锣密鼓地谋划第二阶段的工作,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成果导向,聚焦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科技支撑。他表示,华为是中国的品牌,更是民族的骄傲,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希望双方继续紧密合作,充分集聚中科院科技创新资源和华为企业优质资源,围绕未来技术发展趋势,探索科技前沿,共同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华为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华为公司有关部门,中科院办公厅、前沿科学与教育局、重大科技任务局、科技促进发展局、条件保障与财务局及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化学研究所、理化技术研究所、半导体研究所、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等有关部门及院属单位负责人参加了座谈会。

会谈现场

【中科院:将把美国“卡脖子”的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集中攻关】

南都讯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称,“率先行动”计划第二阶段要把美国“卡脖子”的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集中全院力量聚焦国家最关注的重大领域攻关。

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

白春礼称,从2021年到2030年未来的十年是“率先行动”计划第二阶段。

对此,首先要进行体制机制改革。他称,目前已经设立了创新研究院、卓越创新中心、大科学中心和特色所四类机构,目的是根据科研性质不同进行分类定位、分类管理、分类评价、分类资源配置。

“这个工作还没有完,只是进行了一部分,所以第二阶段我们争取在2025年要把四类机构全部做完,全院100多研究所重新定位为90个左右的四类机构,这样就完成了全部的体制机制改革。”白春礼补充。

此外,白春礼还表示,面临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打压,未来十年将针对一些卡脖子的关键问题做一些新的部署。

例如,研发出自己的超算系统,既可以应用到气象预报、分子设计、药物研发、大气预报,还可以用到基础性的研究、宇宙学研究等。

据介绍,在项目部署方面,中科院设立了先导专项,并将其分成三类:A类先导专项面向国家重大需求,B类先导专项主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C类先导专项是跟企业合作,解决卡脖子问题。

他强调,后续科学院将在“率先行动”的第二个阶段目标中, “将‘卡脖子’的问题和国外出口管制的清单转化为我们的任务清单。”

实习生 王凡 南都记者潘珊菊 发自北京

【任正非:美国一些政治家希望华为死 求生欲使华为振奋】

2020年7月29-31日,华为公司CEO任正非带队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将继续促进产学研结合,推进科研创新和人才培养。

以下为任正非在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大学座谈时的发言纪要。

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搞基础研究?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传统的产学研模式,赶不上市场需求的发展速度。因此我们自己也进行了一些基础理论的研究,大多数是在应用理论的范畴,只有少量的走在世界前面去了。

大学老师的研究是为理想而奋斗,目标长远,他们研究是纯理论,要素研究。有如土耳其Arikan教授一篇数学论文,十年后变成5G的熊熊大火;也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苏联科学家彼得·乌菲姆采夫发表的一篇钻石切面可以散射无线电波的论文,20年后美国造出了隐身的F22;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科学院吴仲华教授的三元流动理论对喷气式发动机的等熵切面计算法,奠基了今天的航空发动机产业;又例如现代化学的分子科学进步,人类合成材料可能由计算机进行分子编辑来完成,这也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技术变化。高校的明灯照耀着产业,大学老师的纯研究,看得远、钻得深;我们的研究实用度强,我们之间的合作,你们给我们带来方向,照亮了我们。我们的基础研究是围绕商业目的的,比较贴近近期的实用化,我们给你们带来客户需求,以及行业所面临的世界级难题,知道这个方程的价值与应用。相互都是有益的。合作使我们早一些知晓世界的发展动向,就缩短了商品化的时间,我们能超前世界,就会获得更好的机会。

我们与大学的合作是无私的,我们在全世界遵循美国的拜杜法案的精神,基础研究的合作成果归学校。

你们的成果可以像灯塔,既照亮我们,也可以照亮别人,是有利于我们,有益于学校,有益于社会的。

企业与高校的合作要松耦合,不能强耦合。

高校的目的是为理想而奋斗,为好奇而奋斗;企业是现实主义的,有商业“铜臭”的,强耦合是不会成功的。强耦合互相制约,影响各自的进步。强耦合你拖着我,我拽着你,你走不到那一步,我也走不到另一步。因此,必须解耦,以松散的合作方式。

灯塔的作用是明显的,人类社会在自然科学上任何一点发现和技术发明都会逐步传播到世界,引起那儿的变化的。希腊文明、中国的春秋时代,都曾出现过灿烂的思想文明,点燃了人类哲学、文化、创造之火,推动了思想解放。但中间又熄灭了一段时间。一千年前,欧洲还是中世纪的黑暗,最近几百年文艺复兴重新燃起欧洲文明之火,也不仅仅是火车、轮船、蒸汽机……也不仅仅是欧拉公式、拉格朗日方程、傅里叶变换……也不仅仅是莎士比亚、黑格尔、马克思……它们像灯塔一样照亮了整个世界。叶卡捷琳娜引进了欧洲的音乐、绘画、哲学……松软俄罗斯农奴社会的土壤,彼得大帝又引进了工程、建造……俄罗斯崛起了,也不仅仅是无线电、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托尔斯泰、普希金……文明之火传到美国,美国两百年前还是蛮荒之地,灯塔照亮了他们的创新,特斯拉的交流电、飞机、汽车……创新之火在美国大地上熊熊燃烧,“硅谷八叛徒”在餐厅的一张纸巾上创立了仙童公司,仙童公司的分裂,点燃整个世界半导体产业的烈火……在灯塔的照耀下,整个世界都加快了脚步,今天技术与经济的繁荣与英欧美日俄当年的技术灯塔作用是分不开的。我们要尊重这些国家,尊重作出贡献的先辈。孔子都过去两千多年了,我们还不是在尊孔吗?不管这些专利保护是否已经过期,先贤是值得尊重的。

我们公司也曾想在突进无人区后作些贡献,以回报社会对我们的引导,也想点燃5G这个灯塔,但刚刚擦燃火柴,美国就一个大棒打下来,把我们打昏了,开始还以为我们合规系统出了什么问题,在反思;结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来,我们才明白美国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们死。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寻找自救的道路。

无论怎样,我们永远不会忌恨美国,那只是一部分政治家的冲动,不代表美国企业、美国的学校、美国社会。我们仍然要坚持自强、开放的道路不变。你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向一切人学习,包括自己的敌人。

人类社会的下一个文明是什么?还会不会产生一个类似汽车、信息产业这样的产业?我说的“汽车”是泛指,包括飞机、轮船、火车、拖拉机、自行车……“信息产业”也不仅仅指电子工业、电信互联网、人工智能……未来技术世界的不可知,就如一片黑暗中,需要灯塔。点燃未来灯塔的责任无疑是要落在高校上,教育要引领社会前进。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认识它的艰难,应对这种不确定性,除了给科研更多一些自由、对失败更多一些宽容外,应对不确定性的确定可以从孩子们的教育抓起,中国的未来与振兴要靠孩子,靠孩子唯有靠教育。多办一些学校,实行差别教育,启发他们的创新精神,就会一年比一年有信心,一年一年地逼近未来世界的大门。二、三十年后,他们正好为崛起而冲锋陷阵,他们不是拿着机关枪,而是拿着博士的笔。我今天看见你们在这个泡沫社会中,这么多人坐着冷板凳,研究出这么多理论与技术成果,出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才,我很兴奋,相信我们国家在二、三十年以后或者五、六十年之后,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我们需要创新,找到一个一个的机会点。若果我们把英国工业革命的指数定为100的话,美国今天是150,我国是70,中国缺的30%是原创,原创需要更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没有原创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房屋、汽车……都会饱和的,饱和以后如何发展?不发展,一切社会问题都会产生。

我们公司过去是依托全球化平台,集中精力十几年攻击同一个“城墙口”,取得了一点成功。我们过去的理论基地选在美国,十几年前加大了对英国和欧洲的投入,后来又增加了日本、俄罗斯的投入。美国将我们纳入实体清单后,我们把对美国的投资转移到俄罗斯,加大了俄罗斯的投入,扩大了俄罗斯的科学家队伍,提升了俄罗斯科学家的工资。我们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国的大学担负起追赶世界理论中心的担子来。我们国家有几千年儒家文化的耕读精神,现在年轻妈妈最大的期望是教育孩子,想学习,想刻苦学习,这都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优良基础,我们是有希望的。中国是可以有更大作为的。

(原标题:中科院与华为举行工作会谈)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bvhe.cn

bvoq.cn

d5f2.cn

cuax.cn

dcno.cn

cvaz.cn

cvsr.cn

bumg.cn

clhu.cn

cvpk.cn

cyxu.cn

a7v7.cn

cvwu.cn

cvzp.cn

dcvp.cn

cieb.cn

c1o7.cn

d5q1.cn

d2a3.cn

c1v9.cn

cmqi.cn

d5q8.cn

bvqg.cn

c6u8.cn

cotd.cn

cwoz.cn

dbom.cn

chvt.cn

azxe.cn

d5i3.cn

b7t3.cn

cvyq.cn

d5o5.cn

bzef.cn

d1m3.cn

bvyw.cn

bvea.cn

bgyo.cn

czgv.cn

cigm.cn

d3k3.cn

btiq.cn

c2v5.cn

cevy.cn

c3u2.cn

d3o2.cn

bvmq.cn

dcvf.cn

a6c3.cn

cuaw.cn

c6a1.cn

cyob.cn

d3l9.cn

b7g7.cn

civf.cn

bvoa.cn

a9y8.cn

clor.cn

ciuh.cn

cuyb.cn

cyot.cn

a7e1.cn

b2e5.cn

d1v3.cn

busg.cn

b2p8.cn

bpuk.cn

dbiq.cn

cyvs.cn

cvkf.cn

bnih.cn

c7e7.cn

bvtk.cn

bvgk.cn

bvol.cn

cmje.cn

a7h8.cn

cofb.cn

c2g9.cn

bwiu.cn